首页  >  新闻发布  >  央企联播 > 正文
【一带一路新国企】非洲跨径最大悬索桥连通中非友谊

文章来源: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04-12

2018年11月,在非洲大陆的东南部,中国路桥承建的莫桑比克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正式建成通车,为美丽的海港城市马普托131周岁生日送上了最好的礼物。

莫桑比克马普托跨海大桥是目前非洲主跨最长的悬索桥,大桥总长约3公里,主跨680米,大桥北连马普托老城区,南接待开发的卡腾贝新区,结束了两岸的“轮渡史”,使卡腾贝迅速成为马普托市的“浦东新区”,并为莫桑比克南部地区乃至整个南部非洲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马普托大桥由中国路桥总承包,二公院、中咨集团、公规院、中交路建、二公局、四航局、振华重工等单位参与设计与施工。该项目建设期间累计为当地创造了3788个就业岗位,培养各类技术工人5000余人,成为莫培养本土产业工人的大学校。

莫桑比克人民的希望

马普托大桥建成之前,从卫星图像俯瞰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会发现马普托湾蔚蓝海水在这座城市的南部冲开了一个小小缺口。缺口的北面是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这里高楼林立,街区星罗棋布;而南面一片荒芜,零零散散地分布着一些村落,它是马普托南部小镇卡滕贝。一湾之隔,却是莫桑比克政府及民众一直以来的痛点。

大桥建成以前,渡轮是连通马普托湾和卡滕贝的唯一方式。每日清晨,马普托港轮渡渡口就会排起绵延百米的车队,他们都在等待着从卡滕贝方向驶来的已显斑驳的渡轮。当地人菲利欧·马热特下班后经常带着五岁的女儿来渡口边玩耍,可他却从未去过对岸,“听说那边海滩很漂亮,但渡船很不安全,等桥修好了,我想带着全家人去看看。”他说。

马普托大桥承担的任务远远不止通行这么简单。相比较海湾北侧近百万的人口,卡滕贝地区虽然坐拥印度洋上的明珠——黄金角旅游胜地,可人口却只有3万左右。近年来,外国投资者不断涌入,当地居民大量进入首都寻找就业机会,马普托的城市容纳能力已接近极限。而土地、旅游资源丰富的卡滕贝,自然就承担了首都地区工厂迁移,分流就业、交通压力等任务。马普托大桥则成为了这项计划的关键。南连接线的建成直接连通马普托与黄金角的同时,很大程度改善了马普托向南海岸线沿线交通,使莫桑比克拥有一条真正意义上贯穿南北的陆地交通线路,有利于促进沿线经贸、刺激当地旅游业发展。“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对于该地区的互联互通具有重要意义,符合‘一带一路’的建设思路,也必将成为中莫两国友谊的见证。”中国路桥莫桑比克办事处总经理白鹏宇说。

从全球视角来看,马普托大桥的通车,能够有效促进莫桑比克与相邻国家的经济贸易往来。南非夸祖卢-纳塔尔省有关部门发表声明说:“新道路(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将使马普托到科西湾——即夸祖卢-纳塔尔省东海岸边境检查站的路程时间从6小时缩短到90分钟。这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将促进南非与莫桑比克间的贸易和旅游业。”

在大桥通车庆典上,莫桑比克总统纽西表示,中国团队为莫桑比克打造了足以载入史册的精品工程。他强调,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的正式通车实现了莫桑比克人民的愿望。

中国方案打造“百年工程”

2017年10月25日,马普托大桥最后一片钢箱梁稳稳落下,大桥胜利合龙。算上钢箱梁合龙准备以及运输船调头等停工时间,57个梁段的钢箱梁吊装仅用了25天,比原计划提前了20天。

“中国速度”背后是中国方案的力量。钢箱梁施工是马普托大桥上部结构施工的一个重难点,前期多番调研结果显示,现场不具备设置钢梁加工及拼装条件,而且施工期间航道及港区不能封闭,南岸航道存在较长浅滩,无法停靠大型运梁船,采用跨缆吊机及传统缆索吊方式在这里都行不通。

项目组织了多次专家会进行方案设计、评审,最终一套国内外联动的“中国方案”正式出炉。钢箱梁在国内进行梁段整段预制,再由大型运梁船一次性将所有钢箱梁运抵马普托港,最后采用缆索吊+旋转吊具的方法进行吊装。正是创新应用“缆索吊+旋转吊具”的吊装方法,最终实现了在钢箱梁的平面旋转和梁上运梁的工艺,减少了对港区和航道的影响,实现了海洋环境、跨航道、少存梁栈桥的条件下快速安装钢箱梁。从国内预制到最后的吊装,这一整套施工技术在行业内属于首创,最终效果也让当地民众见证了中国的建桥技术。

精细施工打消业主疑虑

马普托大桥北锚碇单次浇筑混凝土近3000方,在莫桑比克是首例,在整个南部非洲也很罕见。其质量重点和难点就在于通过控制混凝土各项温度指标尽力避免由于温度应力造成的各种裂缝。

项目在施工方案中做了精细的计算和部署,比如混凝土内部冷却水管循环系统、混凝土内外温度实时监控系统、混凝土拌和用水添加冰块降温等。可天公不作美,2015年10月1日,项目进行锚碇底板首次浇筑时突遇停水、停电,项目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调配发电机、水等资源,最终顺利完成了2950方混凝土的浇筑任务。经检测合格后,项目于2015年10月21日顺利完成锚碇底板第二层的混凝土浇筑。

可就在准备进行下一步的锚碇填砂工作时,项目业主代表巴西利奥提出了质疑。他无法相信中国企业可以在停水停电的情况下做到没有质量问题,所以要求在锚碇底板上钻芯取样,进行混凝土的力学性能和耐久性能的第三方检测。

经过一个月的等待,项目终于收到了来自南非开普敦大学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依据南非标准局(SABS)-2015和南非国家标准(SANS)对混凝土芯样进行了三项耐久性能检测,其结果是开普敦大学土木工程系实验室有史以来最好的检测结果,为了进一步确认检测结果的可靠性,我们进行了第二次复现性实验,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面对这个结果,二公局试验检测工程师田留宝兴奋地说:“我们很有信心,但看到一个国外大学对我们有这么高的认可和评价,我们整个团队发自内心感到激动。” 2016年,田留宝还受邀去南非参加了南部非洲混凝土协会的研讨会。2017年,马普托大桥项目荣获非洲地区混凝土工程质量最高奖——2017年“富尔顿奖”,被赞为“具有混凝土最高质量的非洲最大的悬索桥。

【责任编辑:姚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